习字帖藏专利,侵权赔5万!

2017-06-14
上海知识产权法院
“浦江天平”公众号  ————————————————
 

为了从小培养孩子良好的书写习惯,针对少儿练字的产品可谓层出不穷。日前,一套名为《小明的初练》的字帖套装,却因其擅自使用了受专利保护的“习字格”图案,被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判赔5万元。

  
 
“习字格”练字贴获外观专利

 

无论在生活中还是学习工作中,人们都要写字,字的美观与否对人的第一印象也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影响。让孩子如何走在别人前面,练得一手好字,也成为教育培训中吸引广大家长的一项重点。于是五花八门的各种字帖产品也像雨后春笋一般出现在市场上,米字格、回字格、九宫格、回井习字格等各种产品各有千秋,并且互相都争着申请专利来进行合理保护。

2010年10月,原告张某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了名称为“习字格(金宫)”的外观设计专利,并于2011年6月获得授权。该专利产品用途为习字格纸,用于写字;设计要点在于写字格由外格,中心线与侧线相交而成。其外观设计有两种:其中一种格子中部有一“十”字形实线划线,其中“十”字竖线部分比横线部分略长,横线两端各垂直连接有一与“十”字竖线平行的长度较短的实线竖线;另一种格子内部线条排列与第一种相同,但划线部分采用虚线。  
 

《小明的初练》遭侵权起诉

 

原告外观专利设计(左)和被告侵权产品设计(右)
 

2015年下半年,原告发现厦门字强不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字强不息公司”)销售的练字教材《小明的初练》和其专利在外观上几乎一样,且被告在自己的官方网站“最美中国字”上公开销售的字帖套装《小明的初练》价格为每套298元,销量为5355件。原告随即做了公证购买并向法院提起诉讼,认为被告的行为侵犯了原告涉案专利权,应当立即停止制造、销售侵害原告专利权的产品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人民币50万元。

被告字强不息公司则辩称,被控侵权产品与原告专利在设计上存在明显区别,两者既不相同也不近似,未落入原告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且被告已经于2016年7月停止制造、销售被控侵权产品。 

  
 
法院认定字帖构成外观侵权
  

 

上海知产法院审理后认为,原告系名称为“习字格(金宫)”的外观设计专利权人,在该专利有效期内,任何单位或个人未经原告许可,不得实施其专利,即不得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许诺销售、销售、进口其专利产品。

被诉侵权产品与授权外观产品均为习字格,属于相同类型的外观设计,可以进行比对。两者的共同特征是两者均由外格、中心线与侧线相交组成,横向有一条线将它们连接起来。两者的区别特征在于横线连接的部位,被诉侵权设计延伸至格子边缘,而授权外观设计没有。被诉侵权设计的左边线、中竖线和右边线分布与授权外观设计完全一致,虽然被诉侵权设计的横向中心线部分与授权外观设计有所区别,但在整体上的视觉效果并没有产生实质性差异,二者构成近似。因此,被诉侵权设计落入了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由于原告未能提供其因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及字强不息公司因侵权所获得利益的证据,上海知产法院根据本案的具体情况,考虑原告专利权的类型、被告实施的侵权行为的性质、情节,相关案件的在先判决结果等因素,判决被告厦门字强不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立即停止对原告张某的名称为“习字格(金宫)”的外观设计专利的侵害,并赔偿原告张某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行为支出的合理开支合计5万元。 
 

审 判 要 旨
 

在外观设计专利侵权的案件中,如何认定侵权产品与专利产品设计相同或相近似,具体是以一般消费者的知识水平和认知能力来判断外观设计是否相同或者近似。所以企业在设计某项产品的过程中,首先要充分了解市场上相类似产品的设计要点,做好提前规避;其次在设计过程中要有自己的创新点,不仅仅是细枝末节上改变,而是要产生整体视觉效果的不同。

本案中,整个习字格的设计都在不足1平方厘米的格子中完成,难免在设计中仅存在一些细小的不同,如果从综合考虑各种因素的情况下,其相较于其他产品的区别点仅在于局部的细微变化,对其整体视觉效果不足以产生显著影响,则容易构成侵权。